好戏连台,2015中国话剧

  北京有500多家民营戏剧团体,200多家话剧演出团体。以北京为例,民营剧团的演出无论是平台的开拓,还是导表演手段的丰富,都值得关注。但从总体创作倾向上看,民营剧院演出的剧目,在主流价值观这一点上,似乎有些欠缺,在题材开掘上,包括演出目的,还有些泛娱乐化倾向。这一点其实暴露的依然是剧本创作方的问题。就目前演出市场、演出状态和演出观众来看,都已经完全具备,但由于话剧文学剧本没有达到市场要求,没有达到演出团体的要求,因此对于编剧,对于搞戏剧文学创作的人来说,这是时代为我们提出的新课题,也是现在多元文化形式对我们的新要求。

图片 1

图片 2

  我总结一下,在剧本创作上有这样几个问题。

▲《杜甫》剧照

▶《乡村》剧照

  一、从注重精致的戏剧结构转向散文化结构和淡化情节,从叙事上颠覆了最基础的故事性。在这种戏剧中,我们再也看不到经典话剧中严谨的结构,和那种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情节。这里暴露出的问题是,我们的剧作家目前还缺乏从生活中发现并能提取适合戏剧表现的、反映时代精神的生活素材的能力。故事情节仅仅为了引人入胜,仅仅成为引人发笑的叙事载体。故事情节本身的发展和人物命运的昭示荡然无存。所以我们现在的戏剧还没有达到故事情节必然要蕴涵着对人物命运的昭示这种戏剧定位和要求。

日前,由中国国家话剧院倾力打造的2016秋冬演出季正式拉开帷幕。作为国家话剧院首次推出的品牌,本届演出季旨在集中展示国话的创作成果和艺术品位,发挥戏剧思想导向、价值引领、娱乐审美、教育普及的功能,满足人民群众的文化需求。

▲《伐木》剧照

  二、从着力展现人物内心世界和性格逻辑转向随意展示人物的行为,丢失人物的性格分析。现在也有些人用现代主义哲学观来解释这种现象,来解释一个人的行为怎样反作用于和体现于他的性格逻辑和内心世界。但通常从戏剧创作来说,人物舞台行为和动作的描写不是随意的,而是为了能达到通向他的内心世界,为了能刻画人物性格而进行有力设计的。

演出季共有17部新创剧目、经典保留剧目,累计104场演出,相继在北京国家话剧院剧场、国家话剧院小剧场和先锋剧场及上海、陕西、吉林、黑龙江等地上演,在秋冬之际为广大观众带来温暖人心的戏剧盛宴。

▲《战马》剧照

  三、从精心营造戏剧情境,在典型环境中表现人物心理,转向无目的地设置场景,和随意地打破时空。在戏剧结构的呈现上,许多编剧,特别是一些初学的年轻编剧还没有什么功力,对“三一律”的简单排斥绝不意味着对传统戏剧规律有深刻的理解和认识。假如对“三一律”结构这样的传统能有一种很自然的把握,然后从它脱颖而出,那是本事,但如果根本没有“三一律”的结构能力,却把它贬得一文不值,对它不屑一顾,那是对经典的亵渎和不尊重,显然是文化上的浅薄。就像西方美术界惊叹,中国美术界在他们背后捅了一刀,那是因为我们的美术教育还是比较重视素描、解剖、结构等基本功,学了这些基本功后再去画变形,可能就更容易达到一定高度,而不是不懂基础随便创作。

三部作品亮相文化部演出季

▲《北京法源寺》剧照

  四、从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精神来锤炼戏剧语言和独特的叙事方式,转向毫无味道地为搞笑而置入时尚语言和作者直白的书面语言。如果没有能力去写人物的语言,创作者就只好写现在的语言,写网络语言,写大众传媒通用语言,写共用的符号,而不能创造自己的语言。陈忠实的《白鹿原》写了十多年,最后当把小说交给出版社时,他说:“我把这部小说连同自己的生命一起交给你们了。”他在小说中写到,他一切都想好了,因为他在那片土地上生活,现在只剩下一件事了,那就是坐下来寻找自己的句子。实际上我们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句子。王朔创作出他的句子,莫言也写出了莫言的句子。剧作家都应该有自己的句子。

9月初,国家话剧院精心挑选了《杜甫》、《离去》和《俺爹我爸》3部作品亮相由文化部主办的2016年国家艺术院团演出季。由唐栋编剧,王晓鹰导演的原创话剧《杜甫》作为年度大戏,于今年3月在京首演,著名演员刘佩琦担纲主演,其塑造的正直怜悯、忧患天下的诗人形象广受好评。根据美国剧作家奈戈杰克逊剧作改编的《离去》,由王晓鹰导演,王卫国主演,关注阿尔兹海默症患症群体的生命体验,深刻表现了当代家庭生活的情感关系。复排小剧场剧目《俺爹我爸》由申捷编剧,李梦男执导,陈强、褚栓忠等演员通过本真、朴素的表演,诠释了中国父亲的伟岸形象,传递出理解宽容的真情大爱。

▲《冬之旅》剧照

  五、从导演的二度创作上对剧作的深刻把握,以及对舞台表现形态的深入理解,转为单纯的标新立异,甚至是严重的个人表现。这是在导演上出现的问题。包括我们的国家话剧院。周志强院长公开表示国家话剧院要做“共和国的戏剧长子”。国家话剧院在剧目上的经典性、示范性、引领性是开宗明义的。而国家话剧院建院时是以两部外国经典剧作为开山之作的,这几年演得最多的也是外国的经典剧目,而后有一点原创剧。近几年有些改编剧目,包括对《四世同堂》《大宅门》等名著和影视作品的改编。现在发展到动漫作品改编。我们注意到国家话剧院前不久以新锐导演田沁鑫和先锋导演孟京辉两个工作室的这两个主力导演为主要品牌。这两位导演分别将自己的戏剧标明为癫狂戏剧和痴狂戏剧。我觉得如果是个人创作没关系,但作为国家话剧院这一平台这样做,是否合适众说纷纭,值得商讨。也有人说,“我搞的戏是中央戏剧学院100个教授、1000个学生也搞不出来的,宗旨是三分钟一小笑,五分钟一爆笑,必须是这样。”以这样的目的来做戏剧,究竟能把戏做成什么样,让人担忧。

《临川四梦》献礼十五周年院庆

▲《帝国专列》剧照

  六、从表演上着重塑造人物性格,转向接受并继续制造粉丝追星。这是从话剧表演上看。话剧的表演应该说在经典剧目和主打当代原创剧目上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戏的主演,过去之所以能有于是之、李默然,是因为他们在作品中显示出了他们作为表演艺术家的魅力,和他们对话剧艺术独特的理解。去年,何冰主演的一个剧一票难求,黄牛票已经卖到3000到5000元了,场场爆满,而且第二次表演是两个人互换,像这样的演出方式,角色互换到底有多少意义?这样一种观众追星的热潮也体现在许多戏剧中。这样的热潮上世纪80年代也出现过,那时的经典如今也在重排,但排出的仍然是明星阵容,接受的仍是年轻人对明星的吹捧,而在演出的味道、魅力、意义以及真正艺术的含量上常常大不如前。这些都阻碍今天戏剧的生态发展。今天的社会有多元文化的需求,每个人可以有自己的选择,但是作为编剧来说要有自己的定位和选择。

按照往年惯例,国家话剧院院庆期间将推出一部年度大戏,著名导演王晓鹰、查明哲、田沁鑫等相继执导了《伏生》、《长夜》和《北京法源寺》,践行了团结、担当、传承、创新的国家话剧院精神,在社会产生了强烈反响。今年12月25日将迎来国家话剧院组建15周年,恰逢戏剧大师汤显祖逝世400周年,新创话剧《临川四梦》将作为本年院庆大戏与广大观众见面。

2015年的中国话剧活力与焦灼并存、探索与困守交织。这一年,原创话剧持续发力,中外戏剧交流日趋活跃,话剧适应市场体制机制的水平不断提升,无论从审美观念、艺术水准,还是舞台呈现、营销推广等方面看,中国话剧正步入新常态。一方面,回归文本、回归舞台,戏剧人在冷静务实的反思中积蓄话剧的发展动力,在求新求变的艺术实践中探寻话剧与现实、市场、观众相互磨合、对接的方式;另一方面,作为整个文化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话剧跟网络、影视等其他媒介的关联日益紧密,原创、喜剧、改编、交流等诸多本年度话剧发展的热词,其背后都不同程度地体现着话剧跨媒介交叉与互渗的印记。

  (本报记者乔燕冰根据中国文联第二期全国中青年编剧高级研修班孟冰授课内容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临川四梦》作为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由郭琪、汪洋、史航、孟京辉编剧,国家话剧院著名导演孟京辉执导。该剧将经典用现代视角解读,以当代舞台表现手法结合传统戏曲美学进行二度创作,在遵照原著的同时将4个故事线索糅合在一起,通过琐碎的事件、信手拈来的情感,演绎纷繁世间事。

原创:多类型、多角度介入历史与当下

四部新创小剧场剧目推出

2015年的原创舞台,演出成规模,类型渐丰富,内容有新意。3月至6月,由中国国家话剧院主办的首届中国原创话剧邀请展成为本年度原创戏剧的重头戏,汇集了全国各大主要话剧院团、民营剧团以及社区剧团的20部原创大剧场剧目和15部原创小剧场剧目,较为全面地体现了各地主要院团近些年的创作成绩。其中,《老大》、《民生巷11号》、《代理村官》等现实题材作品,或聚焦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之间的困局,或以民生、民情折射时代变迁,或在寻常生活中揭示人性的真善美,均为话剧表现当下生活提供了新视角、新思考。同时,展演也暴露出目前国内原创话剧不容回避的问题,诸如创作观念主题先行、人物形象概念化、表演方式模式化、导演舞台创造力下降以及地区艺术发展不平衡等。如不重视,这些问题将会成为原创话剧未来发展的软肋。

本届演出季中,将有《比萨斜塔》、《长子》、《罗刹国》、《爆玉米花》4部新创小剧场剧目先后亮相。《比萨斜塔》已于日前建组排练,该剧作者为俄罗斯当代剧作家、戏剧导演娜普图什金娜,国家话剧院导演王剑男将其搬上舞台。全剧通过一对彼此忍受多年的中年夫妻在决定离婚之时的内心变化,阐述关于婚姻、爱情、家庭的思考。

2015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国内主要院团都推出了抗战主题的作品,如辽宁人艺的《祖传秘方》、国家话剧院的《中华士兵》、北京人艺的《故园》、中国儿艺的《红缨》等。这些作品有的从家族叙事中开掘民族大义,有的在战火硝烟中展现中华儿女视死如归、宁死不屈的民族气节,有的通过民族文化的守护表现两岸人民的爱国情怀与手足亲情,展现了话剧人在重大历史时刻的责任与担当。在这些纪念演出中,《生死场》的复排值得关注。该剧虽为16年前的改编之作,但70多年后,再次回望萧红笔下那苦难与挣扎并存的乡村,重温经典的艺术魅力之余,感喟更多的却是剧作朴素而真挚的艺术表达。

《长子》根据剧作家亚历山大瓦连季诺维奇万比洛夫同名剧作改编,国家话剧院青年导演常頔执导。该剧直指当下信任缺失的问题,关注家庭成长和家庭危机的敏感内容,具有极强的现实意义,令人深思。

儿童剧是演出市场上特殊的文化产品。有数据统计,2014年全国儿童剧观剧人数已达480万,仅次于话剧观众的数量。迅速膨胀的产业规模、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使儿童剧演出市场进入了一个发展的临界点:一方面,全新的市场语境,为儿童剧进一步发展带来了契机;另一方面,数量激增的背后,创作、演出、市场等各个环节存在的问题也日益突出。这种现状在2015年频繁举办的儿童剧展演中得到体现。先是杭州举行的第八届全国儿童剧优秀剧目展演,接下来是中国儿艺主办的第五届中国儿童戏剧节,此外,还有2015上海国际儿童戏剧节、国家大剧院北京儿童戏剧季等多个节庆活动。虽然在剧目质量、技术水平、表现形式、细分年龄段等方面,儿童剧都有了可喜的变化,但优秀原创剧本匮乏,制作一味跟风、山寨,从业人员门槛降低、参差不齐,演出缺乏行业标准的现象也引发了业内和观众的担忧。

《罗刹国》根据《聊斋》故事改编,编剧黄维若,导演赵淼。该剧通过主人公马骥离奇的罗刹国遭遇,折射人世百态,其亮点是采用形体戏剧的表现形式,最大限度地利用戏剧舞台的形体表现力完成叙事,并将傀儡戏、戏曲、面具戏、当代舞等多种艺术元素有机融入其中。

相较往年,本年度的原创作品实现了多类型、多角度的介入历史与现实,涌现出一些值得关注的作品。如万方编剧、赖声川执导的《冬之旅》,在两位老人忏悔与宽恕的命运转换间,引领观众进行了一次叩问灵魂、呵护生命的情感之旅;苑彬编剧、顾威执导的《食堂》将大时代的变迁与普通人的命运融入到编年体的叙事结构中,透露出浓浓的京味儿、人情味儿;林蔚然编剧、李伯男执导的《秘而不宣的日常生活》以近乎精神分析和心理解剖的方式,把脉都市情感围城中两性在婚姻、爱情上的迷惘与悖谬,实现了同题材作品叙事方式的向内转;孟冰编剧、王延松执导的《镜中人》则从反腐的视角折射人性的变异,写出了情义与现实选择的纠葛。在历史题材上,熊召政编剧,任鸣、冯远征执导的《司马迁》,苑彬编剧、顾威执导的《画眉》与黄维若编剧、曹其敬执导的《样式雷》也可圈可点。这些作品大都将主人公置身于复杂艰难的境遇中,通过对个体选择与政治时局、时代变迁之间关联的戏剧性展示,严肃地讲述历史、塑造形象,体现出当下历史剧创作的某种趋向。

《爆玉米花》由英国剧作家本爱尔顿创作,国家话剧院青年导演刘丹执导。全剧表达了伴随着信息爆炸、文化井喷等一系列的社会现象,越来越多的人产生了娱乐至死的生活态度,由此带来了巨大的社会隐患和现实问题。

2015年,在原创话剧竭力走出沉寂的背后,创作上的老问题依旧:我们有数量众多的戏剧演出团体,可很多剧团的原创剧目过度依赖少数几个全国知名的编剧、导演、舞美设计,使得这些人的创作能力和精力严重透支,缺少了艺术精雕细琢的耐心;我们不缺乏时髦、先进的舞台手段,但一些作品的审美观念和探索方向模糊,创作个性隐匿,主题示范意义大于美学示范,尽管外表光鲜亮丽,却难掩原创精神、哲学思辨和人文储备的疲软、匮乏。

优秀经典保留剧目轮换上演

喜剧:勃兴难离好剧本、好导演、好演员

国家话剧院历来重视剧目建设与积累,坚持在加强原创作品的同时,推行优秀经典保留剧目轮换上演制,让更多优秀剧目得以反复锤炼、常演常新,成为剧院的金字招牌,促进舞台艺术的传承与发展,切实推动艺术创作的可持续繁荣。

近年来,喜剧一直是演出市场的常青树。如何处理喜剧与时代的关系、如何在人性开掘和美学呈现上实现喜剧的突破,北京喜剧院的成立及其引发的讨论为我们思考这些问题提供了契机。北京喜剧院由国家大剧院联合东方国际文化艺术中心与大道文化共同打造,是国内首个以喜剧定位的专业剧场,甫一成立就开启了长达169天的演出季,9台中外喜剧作品轮番登场,其中,由毓钺编剧、陈佩斯执导的《戏台》作为开幕大戏受到业界关注。

本届演出季中安排了多部国家话剧院经典剧目进行驻场演出或外地巡演:再现白家老字号沉浮变迁、抒写家国大梦的话剧《大宅门》今年上半年参加第二届中国原创话剧邀请展,一票难求,此次又将在国庆期间重登国家话剧院剧场舞台;讲述生命与文化宏大命题的历史题材话剧《伏生》,经过精心打磨,不仅在京、沪、琼三地演出,还将于10月中旬赴陕西参加第十一届中国艺术节,角逐文华大奖;展示戊戌变法的一代仁人志士忧国忧民、视死如归的伟大爱国情怀的话剧《北京法源寺》,今年已入选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并将于11月分别在北京、宁波演出,并亮相第十八届上海国际艺术节;表现京城百姓平民生活的京味儿话剧《枣树》也将于年底亮相京城舞台。

《戏台》的喜剧手法上糅合了巧合、误会、错位、悬念等,由于设置在乱世之中,合理之余又带鲜明的讽刺色彩。尽管在艺术上还有不少缺陷,但该剧却让我们看到了喜剧成功的基本要素,即编剧的匠心独运、机智诙谐,导演的细致打磨、精心调度和演员的精湛演技、角色创造。而对于一个以喜剧定位的剧院来说,如何积累一批保留剧目,如何抓好剧目建设,仍是未来发展的关键所在。同时,更重要的是让剧院成为本土优秀喜剧作品、喜剧人才的孵化器,惟其如此,才能使其真正成为喜剧舞台的一块金字招牌。

小剧场方面,《向上走,向下走》、《红色》、《特殊病房》等多部风格迥异的作品将在北京、上海等地陆续上演。

较之往年,本年度本土喜剧创作出现了一些代表性作品,如过士行编剧、易立明导演的《帝国专列》,雷志龙编剧、武雨泽导演的《造王府》,刘深编剧、黄凯导演的《我不是保镖》等。这些作品于古人旧事中观今人世相,于诙谐幽默中展人性的悖谬。一方面,在喜剧手法上用心经营,综合运用了嘲讽、戏仿、拼贴、揶揄等多种美学手段,吸收戏曲、曲艺、影视等艺术门类的优长,既避免了闹剧、恶搞的惯常套路,又以开放的美学创新活跃了喜剧舞台的表现力;另一方面,注重对喜剧人物、情节背后文化内涵的挖掘,强化了喜剧的现实观照与人性反思。其中,《帝国专列》富于醒世意味。该剧透过一群寄居于庙堂之上的各色人物,呈现了没落王朝的背影之下传统与现代、文明与落后的纠葛和冲突。

国家话剧院院长周予援表示,此次推出2016秋冬演出季,剧院选取了17部话剧作品与观众见面,旨在接受人民群众、专家学者的检验,在演出中不断打磨提高,并在群众的口碑和市场的检验中不断校正文艺创作的方向,提升文艺作品的质量,推出更多叫得响、传得开、留得下的优秀精品剧目。

除本土喜剧,一些国外剧团带来的莫里哀、果戈里、哥尔多尼等喜剧大师的代表作品也纷纷登陆京沪舞台,如法国巴黎北方剧团的《贵人迷》、俄罗斯亚历山德琳娜剧院的《钦差大臣》、塞尔维亚南斯拉夫话剧院的《无病呻吟》、意大利布雷西亚喜剧院的《女店主》等。这些经典喜剧作品,有的崇尚原汁原味的复古,有的进行创新式的剧场实验,但不论何种方式,在尊重、敬仰的基础上提炼喜剧内核,赋予喜剧当代的生命力,并从现实批判和人性观照两个维度拓展喜剧的表现空间,成为各国戏剧人传承喜剧艺术的普遍追求。其中,《钦差大臣》打破了现实与幻想的界限,年代感十足的装扮、简洁灵活的舞美、间离式的歌咏合唱,共同谱写出一首躁动而庸俗的官场狂想曲,既无情地嘲讽了权力对人的异化,也在荒诞的情境中流露出创作者的无奈与悲凉。《无病呻吟》中阿尔冈杞人忧天式的人生看似生活喜剧,实则是焦虑、孤独的人生悲剧,剧中没有冷峻的社会批判,精妙的细节铺陈下是人性弱点和自嘲,给人无尽的感叹。

据悉,2016秋冬演出季将秉承国家艺术院团的公益性和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继续推行低票价惠民政策。同时,还将大力发挥国家艺术院团的戏剧普及教育功能,深入开展高雅艺术进校园三下乡等活动,通过深入生活、赏析会、演后谈等形式,培育观众,让观众在4个月的时间内过足戏瘾。

岁末,在距离中国版《办公室的故事》上演不到12天的时候,前苏联电影导演埃利达尔梁赞诺夫逝世。梁赞诺夫执导的电影《办公室的故事》曾风靡中国,其喜剧创作中诗意的幽默以及对爱情的机智歌颂,给人以心灵的抚慰和情感的触动。如今由韩童生、冯宪珍两位老戏骨主演的话剧正将这种喜剧精神传递开来。真诚而不做作的表演、细腻而含蓄的幽默,以及琐碎生活背后潜藏的会心的笑,为该剧赢得了不少的赞誉。惟有真正的生活洞察与人性发现,才能让喜剧超越时空。

改编:

文本质量和艺术品质需过硬

改编和重排剧目历来占据着话剧演出市场的重要份额。2015年这种创演策略依旧集中在名家名作上,如田沁鑫执导的根据李敖同名小说改编的《北京法源寺》,截取了原作戊戌变法中最为惊心动魄的10天时间,以政论、评说、传奇的表现方式深入历史现场,周旋于宫廷、庙宇、民间之间,演绎了一出慷慨激昂、气质非凡的思辨大戏;孟京辉执导的根据法国作家萨冈同名小说改编的《你好,忧愁》,以叛逆女孩成长中复杂的心理活动为主线,通过对爱、嫉妒、报复等情绪的陌生化表现,展示了一段近乎青春残酷物语式的成长旅程;李伯男执导的根据老舍同名小说改编的《老张的哲学》突出老张钱本位而三位一体的人生哲学,以老北京曲艺元素与话剧表现方式相结合的方式,揭示了小人物身上可怜又可悲的人生况味。在经典剧作的演绎上,北京人艺演出、由李六乙执导的契诃夫名作《万尼亚舅舅》体现出守正创新的特色,不管是主观化、象征性的舞台呈现,还是表演上对舞台动作、演员交流方式的调整,均打破了北京人艺的演剧惯例,以独特的方式还原了契诃夫,为经典的本土演绎、当代阐释提供了新的经验。

与国内演出相呼应,本年度国外来华演出的剧目,也体现了改编扎堆的特色。其中,有根据经典文学改编的作品,像苏格兰特隆剧院改编自乔伊斯名作的《尤利西斯》、波兰剧院上演的改编自伯恩哈德作品的《伐木》;有对经典诗剧的当代演绎,如以色列卡梅尔剧团根据埃德蒙罗斯丹同名爱情诗剧改编的《大鼻子情圣》、波兰剧院演出的密茨凯维奇浪漫主义诗剧《先人祭》;更有以经典剧作为蓝本的改编之作,如铃木忠志根据古希腊戏剧家欧里庇得斯悲剧《巴克斯的信女》改编、执导的《酒神狄俄尼索斯》,波兰羊之歌剧团改编自契诃夫《樱桃园》的音乐诗剧《樱桃园的肖像》等。在改编策略和诉求上,上述作品体现了两个特点:一是尊重原著的人文内涵,不解构、不推翻、不戏谑,重在探求改编与当下社会问题、精神状貌的关联,借经典改编完成阐释者的当代诉求;二是导演在经典的二度创作中发挥着绝对主体的作用,舞台呈现体现着导演鲜明的艺术理念和演剧风格。

本年度本土的改编剧目中,还有两个趋向值得探讨:一是话剧与影视互动呈现新特点。出现了北京市演出有限责任公司出品制作的话剧《甄嬛传》、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推出的根据电影改编的《桃姐》和根据前南斯拉夫同名电影改编的《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等作品。然而,开心麻花的舞台剧《夏洛特烦恼》和林奕华执导的话剧《华丽上班族》双双被搬上了大银幕,却让我们看到了话剧与影视逆向改编的可能。尽管这样的改编,国内外不乏先例,如北京人艺的《茶馆》和英国国家剧院的《战马》,但从目前的影视改编话剧来看,市场的动力显然大于艺术的诉求。11月30日,电影《夏洛特烦恼》正式收官,上映62天,最终票房达到14.41亿元,如若按照投资分成,开心麻花的收入已经远远大于其全年演出的赢收。《夏洛特烦恼》可以给电影票房添砖加瓦,然而对于话剧而言,无论从创作还是市场境况,其影响都是微乎其微。

二是IP剧盛行。根据热门网络文学改编的舞台剧如《盗墓笔记》、《鬼吹灯之精绝古城》、《仙剑奇侠传1》等作品,通过炫目华丽的多媒体特效、全息投影展示,营造出奇幻、多变的视听景观,并借助剧场内外的粉丝互动,实现营销和传播的双赢。根据流行歌曲和绘本改编的《栀子花开Neverland》和《滚蛋吧!肿瘤君》也加入到了IP剧的阵营。目前看来,IP影响力的大小,往往成为这些作品的市场晴雨表,而作品的生命力则维系在剧作的内容质量和演出品质上。急功近利的资本追逐和过度的IP开掘,最终损耗的还是观众对话剧舞台的热情。

交流:

应向特色化、品质化转型

2015年,中外戏剧交流呈活跃态势,请进来与走出去均有收获。其中,戏剧节、戏剧季、邀请展等有组织性的展演活动为中外戏剧搭建了开放的交流、展示平台。本年度集中在京津沪的各类戏剧展演活动超过20个,无论从展演数量,还是规模水准上看,均高于往年,体现了规模化、品牌化的特点。在演出形式上,展演普遍采取中外剧目混搭演出的方式,这也是国外剧目来华演出的主要途径。像北京人艺首都剧场邀请展汇聚了来自波兰、俄罗斯、塞尔维亚、以色列的4台剧目,首届国家大剧院国际戏剧季的国际专列演出了德国、英国、法国等国的7部作品,第二届天津曹禺国际戏剧节以德国和波兰戏剧为主打。

名作名团名导仍是本年度各个展演吸引观众的最大招牌。在演出剧目中,改编作品成为主流,暗合着当下国内外戏剧普遍面临的原创危机。本年度,以色列盖谢尔剧院带来的《乡村》可谓原创剧目中的口碑之作。该剧同样在聚焦战争与人,但却将小人物的生死、爱欲、日常生活,写得诗意、讲得温情、演得活泼,看似平淡闲适的乡村生活即景,实则裹挟着一个民族的苦难记忆、战争创痛和精神哲思;而所有的这一切,又跟导演非凡的舞台想象力、创造力紧密地粘合在了一起。《乡村》是一部散发着以色列气质的戏剧,也是一首写给过去、献给当代的民族抒情诗。

随着审美视野的不断拓展,戏剧观念的日益开放,中国观众面对外国戏剧的心态正在发生变化:从之前的猎奇、追捧,逐渐变得理性、冷静,进而开始思索中外戏剧间的差异。这是外国戏剧给中国戏剧生态带来的新气象。但展演中暴露的问题也是不容忽视的:目前的展演更多停留在剧目演出交流层面,剧目类型、演出风格大杂烩,观众很难捕捉到这些剧目组合在一起想要达到的美学或者演出诉求,如此使很多国外优秀剧目的演出效果事倍功半;此外,由于缺少整体的主题定位和选择标准,展演方式大而全,同质化、模式化倾向明显,并出现竞相追逐名作名团名导的态势。这些问题的出现,一定程度上提醒着展演、节庆主办方,是否在筹备、组织此类活动时,进行更为细致、有针对性的前期谋划,比如可否给每次的戏剧展演活动确定一个鲜明的主题或话题,可否以相同的题材、类型为框架进行剧目挑选,可否突出艺术总监在选戏过程中的主导性等等。展演、办节思维的调整,一方面,有利于这些活动在差异化的竞争中走向特色化;另一方面,有了参照和比较,我们便可在他山之石中汲取本土戏剧发展急需的养料。

2015年是中英文化交流年,通过中英文学剧场连线、英国国家剧院现场等合作项目,中国观众得以第一时间了解了英国剧场文化,特别是英国国家剧院现场以同一城市多点放映的方式,将《女王召见》《天窗》《深夜小狗离奇事件》《哈姆雷特》等10部热门的高清戏剧电影介绍到了中国,受到不少青年观众的追捧。而一系列合作中,由中英共同打造的中文版《战马》将中外戏剧合作引向深入。此次演出可谓中英两国最高戏剧表演团体和最优秀制作团队的一次集体发力。感人的故事、绝妙的展现、细腻的演绎、震撼的视听,《战马》中文版给中国观众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观剧体验,尤其是战马乔伊的塑造以及人偶之间的密切配合,形象诠释了剧作友谊、勇敢、坚韧、信念的主题。该剧的合作演出,为国有院团的国际化人才培养、技术配合、技术运营、知识产权等方面提供了新的经验,对于未来中国整个戏剧行业创作和制作水平的提升,意义深远。

同样这一年,中国话剧也在积极走出去,像北京人艺的《茶馆》赴德国演出,国家话剧院的《理查三世》亮相匈牙利,中国儿艺的《三个和尚》登陆法国等。这些演出通过话剧民族化的多样表达,向国际传播着中国的戏剧美学和中国戏剧人对于当代剧场艺术的独特思考。虽然收获不少,但走出去的步伐和程度也亟待升级。纵观请进来的作品,剧本的文学性和当代性都是扎实的,这似乎在提醒我们的编剧、导演,与国际对话,尚需更多的积淀与磨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