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戏曲艺术广泛传播,上海电影圈帮忙

  戏曲艺术要运用现代传媒手段来记录、保护和推广。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沪剧《星星之火》、越剧《红楼梦》、豫剧《花木兰》等都被拍成戏曲电影,在展示剧种剧目魅力和培养人才方面影响深远。今天,我们更应在戏曲片的投拍上形成规模效应,建议在商业电影放映院线中划出戏曲片院线板块,建立放映渠道和资金补助的院线模式,推动戏曲艺术广泛、深入传播。(上海戏剧家协会副主席、上海沪剧院院长)

昨天下午,越剧电影《白蛇之恋》在上海百美汇影城三号厅放映前,该片的主演、编剧、策划——来自浙江的越剧演员张明惠正拿着手机,关注着上座率,“昨天在浦东放映是满场,现在距离放映前还有3个小时,也只剩十几张票了。”她放松地笑了,对上海戏剧电影院线的工作人员说,“拍这个戏,上海的戏剧届帮忙,放这个电影,上海的电影圈帮忙!有你们,我还想一直拍下去。”

中国电影诞生110周年之际,中国电影资料馆放映的系列戏曲电影受到观众赞誉。近几年戏曲电影在农村市场热度不减,但在城市院线还处于市场起步阶段

6165金沙总站 1

戏曲电影期待“挺进”城市院线

图说:越剧电影《白蛇之恋》海报 官方图

  下午5点,中国电影资料馆艺术影院的售票大厅里人头攒动,观众排起了长长的购票队伍,此时离当天电影的放映还有一个小时。下午6点,电影票已经售罄,但仍有观众不断前来购票,为此,馆方临时加开了一个放映厅。这是近日中国电影资料馆举办的“戏曲电影专场”首场放映前的一幕,观众如此热捧不为某部商业大片,而是为了一睹由程派传人迟小秋主演的京剧电影《锁麟囊》。

合力拍片

  1905年,北京丰泰照相馆的任庆泰拍摄的京剧表演艺术家谭鑫培表演的京剧《定军山》片段,是在我国有记载的中国人自己摄制的第一部电影,这也成为中国电影诞生的标志。2015年,在中国电影诞生110周年之际,从3月10日起,中国电影资料馆陆续放映迟小秋主演的京剧电影《锁麟囊》、张火丁主演的《白蛇传》、李少春主演的《野猪林》和马连良主演的《铡美案》等戏曲电影。

《白蛇之恋》已经是张明惠拍的第三部越剧电影了,此前,她也是自筹资金,拍摄了《盘夫索夫》《沈园情》这两部越剧电影。从越剧演员转型到影视创作,张明惠在拍摄这几部作品的个中滋味,如寒天饮水,冷暖自知。每一次,投资方都会反复地问她,“这个片子拍完能挣多少钱?”她现在已经很坦然,每一次,她都笑着说,“我这个片子不是为了挣钱的,是为了一份戏曲的情怀。”

  首场放映便观众爆满,共售出了200余张电影票,两个放映厅座无虚席,这让《锁麟囊》的导演黎涛非常感慨:“没想到观众这么积极,随着我国电影产业的大发展,这几年戏曲片的拍摄量逐年增加,从曾经低迷时的一年几部到现在的一年至少十几部,而且参演者很多都是梅花奖的获得者。”令黎涛更惊喜的是,前来观看戏曲电影专场的观众年轻人居多,并非像此前预计的以老年人为主。“这样看来,戏曲电影对传播我国传统戏曲文化来说非常重要,戏曲电影的拍摄和放映也更有必要。”

900万,是《白蛇之恋》的成本,相对于动辄上亿的大片,简直少得可怜,但这却是一个钟情戏曲的演员的可贵情怀。回忆起拍这部片子的过程,张明惠感动于上海的戏剧名家鼎力相助,“谷好好赶来为我们做艺术指导,分文不取;韩婷婷也是义务教白雪戏曲;许杰赶来演法海……”张明惠说,“如果不是他们的帮忙,我的成本可能要2000万。应该说,我们的初衷都一样的,想把最好的戏曲用电影的方式让更多人看到。”

6165金沙总站,  >>保存戏曲财富的重要手段

6165金沙总站 2

  从《定军山》开始,戏曲和电影就产生了难舍难割的关系。随着时代的发展,梅兰芳的《生死恨》、周信芳的《四郎探母》等很多戏曲名家表演的经典曲目也被拍摄成电影,留存下来,成为记录和保留我国优秀传统戏曲剧目、艺术家的表演成就等资料的重要手段。

图说:越剧电影《白蛇之恋》剧照 官方图

  中国电影资料馆排片策划负责人沙丹表示:“很多戏迷喜欢去戏院看现场演出,的确每一场表演都是独一无二的,但毕竟很多重要的人物已经去世了,而戏曲电影的拍摄,以及通过数字科技修复的老戏曲片能够再现戏曲表演艺术家们的风采。”

电影是拍出来了,可是放眼望去,去哪里放呢?起初,《白蛇之恋》应浙江当地一些街镇的邀请,在礼堂里做了放映,由于电影不仅有戏曲,还有“水漫金山”科幻特效,惹得大人小孩都喜欢看,场场爆满。可是院线里几无“白蛇”立足之地。

  “很多老演员已经到了一定岁数,他们的艺术已经炉火纯青了,再不保留就不行了,为此,中国文联、中国剧协也拍摄了一些戏曲电影。”北京缘成影视公司董事长梁汉森也认同拍摄戏曲电影对于保存优秀传统戏曲文化的重要性。但他强调:“戏曲电影并不仅仅是戏曲资料的记录和归档。”最近,梁汉森有了一个新身份,那就是戏曲电影产业平台董事长兼中国戏曲电影产业联盟执行主席、秘书长。戏曲电影产业平台及戏曲电影产业联盟3月上旬在北京宣告成立,平台成立后首部戏曲电影,由梁汉森担任制片人拍摄的评剧《赵锦棠》已获得发行许可证。出身四代梨园世家的梁汉森希望通过更多戏曲人、电影人的实践和研究,探索戏曲电影的发展之路。

助力放映

  >>戏曲艺术与电影艺术的交融

就在《白蛇之恋》拍完后不久的今年3月27日,上海戏剧电影院线在大光明电影院举行了开幕式,这是全国第一个戏剧电影院线。目前,已经有12家影院加盟到这个院线中来,分布在上海各个区,院线将会定时定点地在影院里排片播放戏剧电影。上海市影视发行放映行业协会秘书长金辉说,“这条戏剧电影院线,除了戏曲电影之外,也会播放音乐剧、话剧,将每个戏剧最美好的画面保存下来,让更多的观众欣赏到。”院线几个月放映下来,观众的反响很热烈,上座率也高于上海电影的平均上座率。

  戏曲与电影这两种艺术门类相结合,如何解决美学定位是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梁汉森认为,戏曲的表现特性主要是虚拟性的,表演手段主要是“唱念做打舞,手眼身法步”,这十种手段都是在演员身上体现的,因此可以说戏曲是以“角儿”、以流派为中心的舞台艺术;电影艺术以真实性为基础,手段主要是“推拉摇移跟,远全中近特”,是以导演为中心的,“真实与虚拟碰撞在一起,一定要找出一条规律来,才能适应戏曲电影的发展”,他认为处理好虚与实之间的关系是拍摄戏曲电影的美学核心。

6165金沙总站 3

  梁汉森说:“戏曲电影的发展对戏曲和电影这两类艺术来说是相互促进的,电影因为戏曲这一传统艺术而获得了更广泛的观众;同时,戏曲也借助电影得到了更广泛的传播,更升华了戏曲的艺术魅力。”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梅葆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呼吁戏曲艺术与电影艺术相结合,梅葆玖认为,戏曲电影将传统戏曲艺术与现代电影科技相融合,拓宽了传统艺术的表现力。梅葆玖回忆,父亲梅兰芳自1920年拍摄《春香闹学》和《天女散花》之后,便与电影结下不解之缘,之后还拍摄了《生死恨》《霸王别姬》等戏曲电影。

图说:越剧电影《白蛇之恋》剧照 官方图

  沙丹表示,电影利用的蒙太奇等手段会打破戏曲人很在乎的整体性,这些都是需要探讨和探索的。对于电影对戏曲艺术的独特展现,迟小秋则认为,戏曲电影最大的优势是它能看到演员表演内心对人物的塑造,“很多潜台词可能在舞台上演员有表现,电影能通过银幕传达出去,在舞台上,因为距离远,观众没办法看得那么清楚。”

中国的戏曲电影有着有悠久而辉煌的历史:1905年,中国摄制的第一部影片《定军山》,实际上是京剧老生谭鑫培主演的同名京剧片段的记录。1948年,中国第一部彩色电影《生死恨》是京剧舞台电影。1954年,新中国摄制的第一部彩色影片《梁山伯与祝英台》也是戏曲片。只是前些年,戏曲电影被商业大片冲击得有些断层,但是这些年,戏曲电影又兴旺了起来,片源也多,比如“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奖演员优秀剧目数字电影工程”,是一项以数字电影的形式记录、宣传中国戏剧奖·梅花表演奖获得者及其代表剧目,弘扬中国传统戏曲艺术的艺术工程。在上海,这些年也拍摄了《霸王别姬》《曹操与杨修》《景阳钟》等一批优秀戏曲电影,丰富的片源让戏剧电影院线在排片的时候游刃有余。

  >>期待戏曲电影的“城市突围”

戏剧电影院线还把目光投向了长三角,这次主动与《白蛇之恋》携手,不仅让上海的戏迷过足了瘾,也让张明惠这样的电影创作者看到了希望。今年上海电影节的长三角电影发展论坛上,戏剧电影院线将正式与江苏浙江安徽等地的放映协会商讨将这条院线扩展开去。(新民晚报记者
吴翔)

  我国戏曲剧场的不断完善和建设给广大戏迷带来了更多便利性,这也给戏曲电影在制作、传播等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们今后将探索四种戏曲电影的创作,为资料记录而拍摄的戏曲电影,用电影手法拍摄的舞台艺术片,以戏曲内容改编成的故事片,借鉴了戏曲元素来拍摄的电影,这四种类型都要往前发展。”梁汉森认为目前许多曲种已经涌现出了一批领军人物,但能够看到他们现场表演的观众却不多,需要尽快通过戏曲电影将他们的表演记录下来,并通过电影的手段拍摄出他们最好的表演,让更多的人看到。

  据黎涛回忆,在香港播放他拍摄的戏曲电影《白蛇传》时,有一个40岁左右的观众对他说:“能感觉你们这个电影的经费不多,要是以后再没钱的话,可以来找我。”“从中我能感受到观众的热情很高,但也说明我们的制作和宣传力度还远远不够。”他认为,与商业电影相比,戏曲电影的观众群虽然较小,但是播放的持久性比较强,因此建议更多的城市影院可以拿出一些放映厅来放映戏曲电影。

  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数字节目管理中心公开的数据显示,近几年戏曲电影在农村市场热度不减,2014年有80部戏曲影片被农村院线订购,订购累计达711017场。但城市院线方面,梁汉森坦言,戏曲电影还在走向市场的起步阶段,“拍摄戏曲电影主要的初衷和目的是基于公益性的戏曲艺术普及与传播,尽管我们知道前途困难很大,但探索市场化的发展道路是必须面对的问题。戏曲电影在农村已经有了一定的市场,比如说豫剧电影《农家媳妇》,放映已经达到了20多万场,但城市戏曲电影市场还没有形成。在中国电影诞生110周年之际,我们建立产业联盟和平台,需要更多政策扶持,以及院团、资本的支持,实现戏曲电影‘城市院线的突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