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警进村抓逃犯遭围殴,云南晋宁县村民打砸30多辆公务车致使多名民警受伤

[摘要]神木县4名辅警进村抓捕网逃人员时,被村民围住,
3名辅警“逃”走,一辅警被扣留殴打,被逼写下字据并摁下手印。

图片 1

7月31日,朋友圈流传多段民警和村民发生激烈冲突的视频,究竟发生了什么?

图片 2

22日,云南晋宁数百村民与警方对峙。网络截图

据了解,7月31日,广西扶绥县公安局组织警力在扶绥县昌平乡木民村抓捕23名涉恶犯罪嫌疑人,返回途中遇上了暴力阻法行为。

华商报榆林讯神木县4名辅警进村抓捕网逃人员时,被村民围住,3名辅警“逃”走,一辅警被扣留殴打,被逼写下字据并摁下手印。12月3日,榆阳区鱼河镇米家园则村5村民被榆林市榆阳区人民法院判处刑罚。

图片 3

图片 4

神木辅警去榆阳抓逃犯

23日,村民出示的相关承诺书。 王春云供图

索要数亿元赔偿

米清娃,男,69岁;王立霞,女,45岁;刘苗苗,女,30岁;米海春,男,56岁;米利平,男,40岁。5人皆为榆阳区鱼河镇米家园则村村民,现羁押于榆林市榆阳区看守所。

10月22日,云南省晋宁县发生群体性事件。据官方通报,22日下午,该县公安机关在晋城镇依法传唤2名嫌疑人后,引发约200名村民聚集,30余辆公务车被打砸,致26名公安民警和1名协警不同程度受伤。

今年5月份以来,扶绥县昌平乡木民村部分村民,以扶绥新宁海螺水泥有限责任公司开采矿山影响木民村生态为由,非法阻挠矿山开采,先后3次聚众闯入海螺公司,要求企业支付数以亿元的“赔偿”。

去年9月19日,神木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得知横山县公安局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上网追逃的米海春,在榆林市榆阳区米家园则村活动的线索后,即派王鹏等4名辅警前去抓捕。到达米家园则村后,4名辅警将米海春诱至刘利霞经营的饭店,表明身份后给其戴上手铐,带出饭馆欲上警车时,遭村民阻挡,米海春趁机逃脱。

被警方传唤的当事者王春云和当地村民告诉新京报记者,事件因强行征地引发。当日下午6时许,二人被放回。

在此期间,木民村内逐渐形成了以李某才、黄某宁等十多人组成的涉恶团伙,他们非法收集资金,企图架空村“两委”组织,煽动、胁迫其他村民聚众闹事。李某才等人承诺获得“赔偿”后,给参与闹事的村民发放“出勤补助”。

辅警王鹏在离开途中被米利平抓住,并拉至刘利霞的饭店控制看押,期间,村民采取殴打辱骂、掐扭的方式逼迫其联系其他3名离开的辅警送去手铐钥匙。找到手铐钥匙后,逼迫王鹏写下“我是神木县公安局,同意打开手铐”的字据,并摁上手印。部分村民还将停放在饭店门口的制式警车砸烂,经榆阳区价格认证,警车损失4040元。王鹏在饭店被拘禁两个多小时后,又被转移至村内继续拘禁。

昨日5时,云南省晋宁县官方通报称,22日13时30分,晋宁县公安局对涉嫌非法拘禁和故意伤害的2名犯罪嫌疑人依法传唤。

遭上百人暴力阻挠

鱼河镇政府工作人员、鱼河镇派出所民警闻讯赶到米家园则村,由于村民聚集较多,处警民警遭到米清娃、王立霞、刘苗苗及多名村民围攻。公安榆阳分局局长李安镇又带领60名特警增援,直至20日凌晨1时48分许,才将王鹏解救出来。

14时45分,晋城镇广济村约200名村民聚集在该村的牛广公路路口堵截、扣留过往公务车辆和公务人员,先后强行扣留11人和3辆公务车。

7月31日,扶绥县公安局组织警力对李某才、黄某宁等人实施抓捕,行动中共抓获该团伙成员6名、其他案件犯罪嫌疑人17名,另有3名犯罪嫌疑人主动投案自首,团伙主要成员李某才负案在逃。

17时30分左右,昆明市、晋宁县派出百余名警力赴现场控制事态,被村民围攻,事件造成30余辆公务车被打砸,致26名公安民警和1名协警不同程度受伤,其中3名警务人员重伤,两人经救治生命体征基本稳定,另外一人暂未脱离生命危险。

当天,警方将黄某宁等人从木民村带离时,遭到了暴力阻挠。从现场流出的一些视频中看到,道路上被设置了路障,当民警打算清理时,被人投掷石块袭击,导致多名民警受伤。

据通报,事件引起云南省委、省政府重视,省委书记秦光荣作出批示,昆明市委书记张田欣、省政法委书记孟苏铁到现场指导处置工作。相关后续工作正在有序开展。

图片 5

讲述

在警方车队驶离木民村约两公里时,警方被200余名不法人员一路持棍棒、投掷石块追打长达4公里的路程,10多名民警、辅警先后受伤,现场也有几位村民受伤。

“今年征地冲突已有三次”

图片 6

事件当事人王春云告诉新京报记者,22日中午1时许,他和父亲被县公安局带走。王春云称,他是遭到别人举报其殴打他人造成轻伤,要负“刑事责任”。

随后,扶绥县公安局采取强制措施,将其中140多名阻碍民警执法公务的不法人员强制带回公安机关调查处理。

“实际上那人没有被打。他是我们村一个村小组组长,极力主张卖地,因此不被村民认可。”王春云说。

图片 7

“最后,公安局的人说你不参与征地的事就没这些事情了。”王春云说。当日下午6时许,二人被放回。

在我民警离开村口往县城方向约2公里附近时,又有部分不法人员抄近路对执法民警进行拦截,并向民警投掷石块。

据广济村民们称,事件起因是强行征地引发。晋宁滇池边古滇王国文化旅游名城项目正在征地。“村民们都不愿意。”广济村村民普永芳说,王春云父子俩是村民维权代表。

我局在组织民警撤离的同时留下40名民警持非杀伤性武器断后掩护,但仍有约200余名不法人员一路持棍棒、投掷石块追打我民警长达4公里,直到长沙桥南侧桥头附近公路上,我局果断采取制服性措施处置,将其中一百四十多名阻扰妨碍民警执法公务的不法人员制服强制带回公安机关调查处理。

普永芳称,王春云父子被警方带走后,村民们聚集要求放人,并没有堵路,政府派出特警进村维持秩序和村民发生冲突,有4名村民被打伤。

在整个执法活动中,执法民警始终保持高度克制,使用的武器均为瓦斯催泪弹等非杀伤性警械。

据王春云、普永芳等当地村民称,今年以来因强行征地的冲突已发生3次。“多名村民被打伤。”

处置过程中我局10多名民警、辅警人员受伤,在现场的村民中有几人受伤。

对于村民的说法,晋宁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李雁遐回应称,具体原因目前正在调查中。

目前,受伤的民警辅警及村民均已送到县人民医院救治,均无生命危险。

最新进展

根据我局调查,今年5月份以来,扶绥县昌平乡木民村部分村民,以扶绥新宁海螺水泥有限责任公司开采矿山影响木民村生态为由,通过非法方式阻挠海螺公司矿山开采,破坏企业生产秩序。

县委书记按手印承诺不征地

特别是5月8日、6月2日和7月23日先后3次聚众闯入海螺公司矿山开采区域及办公区域,以破坏办公设施、殴打企业员工、恐吓威胁作业工人、扣押生产机械、非法占据矿山区域等手段,迫使企业停产,要求企业支付数以亿元的“赔偿”。

采访中,村民王春云向记者出示了县委书记蔡德生等领导按有手印的相关承诺书。这份题为《关于对广济工作的几个问题》承诺书上表示决定不征地,称对于群众生命财产安全问题,县委、县政府对全县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责无旁贷。

在此期间,村内逐渐形成了以李某才、黄某宁等十多人组成的涉恶团伙,他们打着为村民表达利益诉求以及所谓的“维权”等旗号,非法收集资金,企图架空村“两委”组织,欺骗、唆使、煽动、胁迫其他村民聚众闹事,扰乱企业生产秩序,围堵威胁党委政府进村工作人员和公安机关执法民警。

承诺书称将对此事件中受伤的群众负责医疗费。

为了诱使更多村民参与非法活动,他们还承诺获得“赔偿”后,给参与闹事的村民发放所谓的“出勤补助”。李某才、黄某宁等人的行为,已经威胁到当地的社会稳定,同时也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记者就此承诺书致电县宣传部门,相关负责人对此避而不谈,而称以“通报”内容为准。

目前,我局对黄某宁等犯罪嫌疑人的审讯工作以及对“5.8”、“6.2”、“7.23”等3起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案件的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对7月31日暴力抗法被强制带回公安机关的相关人员也在依法处理当中。

目前,受伤的民警、辅警及村民均已送到县人民医院救治,均无生命危险。

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