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达净受益不断下跌,只有立异

图片 1

图片 2

▲全国人大代表、浙江贝达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丁列明

图:贝达药业CEO丁列明

“因为我们有信心,所有才会不断投入资金,才会不断研发新药。”全国人大代表、浙江贝达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丁列明说。

贝达药业依旧身处净利润下滑的晦暗之中。

丁列明一手创立的贝达药业是一家以自主知识产权创新药物研究和开发为核心,集研发、生产、营销于一体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在杭州、北京分别设有新药研发中心,拥有300多名新药研发人员。

贝达药业近日发布的2018年年报显示,去年贝达实现营业收入12.24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9.27%;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1.39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30.74%,系连续第二年下降,2017年的降幅达30.12%。

“我们的新药研发投入持续增加,2018年增加到5.4亿元,占营业收入的43.9%。”丁列明说。

连续两年净利润大幅下滑,贝达长期“单腿走路”的危机已显现。“看家宝”埃克替尼依然是贝达业绩真正意义上的主力支撑——年报显示,埃克替尼全年营收12.08亿元,占总营收98.72%。

药物研发是技术创新,药物研发更是商业创新。丁列明带领着自己的团队,在制药行业杀出重围的关键就是两个字——创新。

“非常期待盐酸恩莎替尼上市,成为贝达新的利润增长点。”贝达药业CEO丁列明在今年两会期间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

创新有环境

埃克替尼独木已难支

这些年,丁列明遇到了所有创业者都会遇到的困难:开发过程中资金的困难、审评的困难,以及进入市场的困难等等。

丁列明发自内心希望贝达能够依赖的不止是埃克替尼。

资金链断裂是所有创业者的噩梦。

他一手创立的贝达药业是国内初创型创新企业的典型代表。经过数年研发,2011年,贝达研发出我国第一个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小分子靶向抗癌新药埃克替尼;同年8月,埃克替尼正式被批准上市销售。埃克替尼的上市也打破了肺癌靶向治疗长期被进口药垄断的局面。

“2008年,埃克替尼Ⅱ期临床结束,准备启动Ⅲ期临床研究,经过计算,整个Ⅲ期研究需要资金5000万元,光对照药购买就需要2600万元。当时,我们已经欠了银行3000万元。屋漏偏逢连夜雨。又赶上金融危机,原来有投资意向的基金改变了决定。我们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丁列明说。

上市后的埃克替尼成为贝达药业核心业绩来源。数据显示,2016到2018年连续三年,埃克替尼销售额稳定在10.4亿元、10.3亿元、12.08亿元,总营收占比分别为99.98%、99.96%和98.72%。

就在山穷水尽之时,公司所在的杭州市余杭区政府“雪中送炭”,1500万元人民币的支持给丁列明带来了希望。

图片 3

“之后,我们又得到了国家重大新药创制专项的支持,才得以启动Ⅲ期临床试验。”接下来,银行追加了贷款,风投也投入500万美元,最困难的时刻过去了。

(数据来源:贝达药业2018年年报)

技术创新的点在药物创制部分,对整个药物起到更大作用的是整个体系的配合,涉及众多专业学科、资本参与、专利制度及政府监管等环节,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会影响到整个药物经济循环的完成。

极高的占比之下是坚实的困局。2016年,因参与首批国家药品价格谈判,埃克替尼主动降价55%;2017年2月埃克替尼进入国家医保目录和国家基本药物目录;2018年7月,再次降价3.9%,这时,单盒药价已从3080元降至目前的1345元,降价幅度达56%。但以价换量的后果却是营业成本的大幅上涨和毛利的下降。埃克替尼2017年销量803225为盒,营业成本同期增长17.51%,毛利下滑0.11%;2018年销量为1047824盒,同期营业成本大幅增长57.86%,毛利下滑1.38%。

从研发到临床再到产业化,丁列明蹚过了所有的坑,从未想过放弃。“有朋友劝我们,中国的创新药条件还不成熟,仿制药钱来得快,干吗不做仿制药。我总说,在创新药这条路上,我们已经有了基础,我们应该发挥我们的作用,做更有意义的事。”

受埃克替尼的影响,贝达药业连续两年遭遇增量不增利的尴尬。不止如此,埃克替尼面临的外部竞争和价格压力也在进一步加剧。

提及浙江的创新环境,丁列明介绍,浙江一直非常重视生物医药产业的发展,不仅要打造生命健康的创新高地,也营造了优越的营商环境。

论价格,目前,国内用于一线肺癌治疗的小分子靶向抗肿瘤药有埃克替尼、吉非替尼和厄洛替尼,三者均在2017年被纳入医保目录,且埃克替尼、吉非替尼2018年纳入基药目录,埃克替尼价格降为1345元;而在“4+7”带量采购中,吉非替尼以75%的降价幅度中标,中标后的价格仅为547元。

丁列明近几年带上两会的建议都有和行政审批相关的问题,“在营商环境、医药创新生态系统建设上,特别是医药审批效率,改革效果卓着,但离大家的期望还有差距,特别是国产新药审批相对同类进口药慢的问题比较突出。”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这些“发展中的问题”都是暂时的,丁列明希望推动更多科技创新成果快速产业化,造福更多患者。

据贝达2019年一季度业绩预告,2019年一季度埃克替尼销量同比增长34.63%。鼎臣医药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史立臣指出,虽然此次埃克替尼迎来销量增长,但随着4月份带量采购试点全面铺开,埃克替尼将进一步承压。

建议支持自主创新药

论疗效,埃克替尼不得不面对EGFR-TKI更迭带来的更为剧烈的市场竞争。在2018年的抗癌药医保准入谈判中,第二代和第三代EGFR-TKI药物阿法替尼和奥西替尼相继被纳入医保,这也会加大埃克替尼的竞争压力。

“做国人用得起的抗癌药。”这是丁列明的初衷。

EGFR领域的治疗药物市场需求旺盛,也吸引了更多的企业进入或加大对该领域的投入,例如正大天晴、创阳制药、恒瑞药业等药企都在申请吉非替尼仿制药的生产资格,未来不排除可能出现更多疗效好、安全性高、价格更低的治疗药物,这将加剧埃克替尼的市场竞争,进而对贝达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前两年我就提过通过减税降费等举措,支持国产创新药发展的建议。看到自己的建议被相关部门采纳,营商环境进一步优化,我很有成就感。”丁列明说。

图片 4

在国家政策的引导和支持下,我国创新药研发取得了较大的进步,并有一批自主研发的创新药相继问世。其中,贝达药业的盐酸埃克替尼是中国本土企业自主研发的第一个小分子靶向抗癌药。

盐酸恩莎替尼会成为另一条腿么?

不过,国产创新药上市后,面临诸多市场准入难题。某种程度,国产创新药企的研发回报情况尚不如发达国家的药企。因此,丁列明这次带上两会的建议就是对首次在我国上市的专利创新药实施专利期补偿。

因此,丁列明口中的盐酸恩莎替尼成了最大的希望。

丁列明表示,药品实施专利补偿制度源自药品自身的特殊性,即药品专利技术转化为产品必须经过法定临床试验和监管部门审批,其专利期因为法律规定被部分占用。纵观全球所有医药创新强国,无不将药品专利期补偿制度作为鼓励药品创新的制胜法宝。相比国外企业,我国研发创新药更加需要专利期补偿制度。

贝达的官网一则名为《再传喜报!盐酸恩莎替尼进入国家药监局优先审评程序》的文章中说,盐酸恩莎替尼是一种新型强效、高选择性的新一代ALK抑制剂,是贝达药业和控股子公司Xcovery共同开发的全新的、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药,用于接受过克唑替尼治疗后进展的或者对克唑替尼不耐受的ALK阳性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提供新的治疗。

创新药研发出来了,上市又面临着新的问题。由于市场准入的困难,很难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临床应用。

“去年我们(将推进盐酸恩莎替尼上市)作为一个重点项目。包括为生产化,我们也新建了生产车间,也把试生产、投产全部紧锣密鼓完成了。”丁列明告诉时代财经,因盐酸恩莎替尼临床二期的数据较好,汇报后获得了药审中心的支持,将加速完成审批流程从而上市。

为此,丁列明建议在国家药品集中采购中,切实加大对自主创新药的支持力度,建立国家药品集中采购与国家医保谈判的衔接机制,在采购中优先纳入国产创新药,尤其是优先采购通过国家药品价格谈判并进入国家医保目录的国产创新药,以医保谈判价进行采购,并足额或高比例报销,促进国产创新药尽早惠及中国患者。

据悉,盐酸恩莎替尼国内注册研究较计划提前1个月成功提交NDA申请,并于2019年2月纳入优先审评品种名单,有望在2019年获批上市。“我们之前应该说也非常努力,今年上市应该没问题,我也非常期待其上市后成为贝达新的利润增长点。”丁列明说。

谈及如何加快新药研发,缩小与发达国家的差距,满足老百姓的临床需求,丁列明表示,举双手赞成国家癌症防治行动计划,这是一项系统工程,希望能够作为国家层面的专项来推动实施。

不过,贝达的盐酸恩莎替尼面前的路也并不好走。

“海归高端人才一直是国内医药创新的主力军。”丁列明说。经历过创业艰难的丁列明,看到现在国内医药市场的机遇越来越多、政策支持力度越来越大,他鼓励海外人才归国创业,建议政府出台更好的政策引进和留住高端人才。

从2018年5月1日起,我国将包括抗癌药在内的所有普通药品、具有抗癌作用的生物碱类药品及有实际进口的药物进口关税降至零,使我国实际进口的全部抗癌药实现零关税。较大幅度降低抗癌药生产、进口环节增值税税负。其中,盐酸恩莎替尼的同类药物、诺华的塞瑞替尼和罗氏的阿来替尼分别于2018年5月和8月被批准用于ALK阳性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NSCLC患者的二线治疗和一线治疗;并且,塞瑞替尼和阿来替尼在去年还分别于进入了乙类全国医保和深圳大病医保。随着医保全面落实,将进一步推动其加快放量。

同时,他还建设了“贝达梦工场”,将利用贝达的研发和产业化平台、技术优势和营销渠道,同时引入贝达医药风险投资资金,为更多年轻的优秀人才提供创新创业的舞台。

此外,国内外多家药企均在积极布局ALK抑制剂。其中辉瑞药业在积极引进已在美国上市的三代ALK抑制剂劳拉替尼;复星医药的新型ALK二代抑制剂丁二酸复瑞替尼已进入临床二期研究;人福医药的RF-A089进入临床一期研究……未来国内ALK抑制剂赛道竞争激烈程度可见一斑。

高投入研发 多面布局

在内生发展与外界竞争的双重压力下,为尽快丰富产品线,贝达去年在新药研发上投入持续增加。

2017年,贝达在新药研发上投入3.81亿元,占营业收入的37.09%,位列中国上市医药公司研发投入第二位,仅次于沃森生物的49.87%;2018年,更增加到5.90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达48.20%,接近一半。截至本报告披露之日,公司及其下属子公司拥有13项处于临床试验阶段的产品,同步推进19个临床前研究项目,新药研发管线日趋丰富,已形成每年都有创新药申请临床的发展态势。2018年,贝达先后提交了BPI-16350、CM082和JS001联用、MRX2843、BPI-17509、BPI-23314五个项目的IND申请。

为了集中精力研发新药,贝达在去年甚至暂缓了伏立诺他项目、氯法拉滨、缬沙坦、阿托伐他汀等仿制药项目。

但是,有医药分析师认为,研发投入的多少并不直接代表该企业未来竞争力的强弱,还要看企业产品研发结构如何。

贝达亦在积极开展战略合作,希望布局癌症精准治疗生态链,特别是肺癌靶向药产品矩阵已初现轮廓,未来将与埃克替尼、恩莎替尼等产品形成优势互补,加快在肺癌领域的全面覆盖。

2018年12月,贝达与益方生物签订合作协议,受让BPI-D0316项目中国权益并独家在该区域内进行BPI-D0316产品的开发及商业化。作为三代EGFR-T790M的TKI,该产品有望填补在服用EGFR-TKI耐药后T790M突变患者治疗领域的空白。目前该产品处于二期临床;2019年1月,贝达又与荷兰Merus达成战略合作,获得MCLA-129项目(EGFR&cMet双抗)在中国的开发和商业化的独家授权。

年报显示,贝达的多靶点激酶抑制剂——CM082处于三期临床阶段,预计2019年完成中期评估。此外,帕妥木单抗已准备提交上市申请,有望在年内进入CDE技术审评甚至获批上市。

史立臣认为,虽然贝达正在逐渐形成了丰富的产品线和多样化的产品矩阵,但事实上新药的研发投入大、周期长、不可预测因素较多。在研发过程中很可能由于疗效不确定、安全性问题等多种原因导致研发失败或不能获得药监部门的审批。

截至时代财经记者发稿时(4月19日14:19),在A股盘面医药板块领涨的局面下,贝达药业却仍呈跌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