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旧电池怎么处理比较环保,坚守实体经济

图片 1

问题:废旧电池怎么处理比较环保?

原标题:两会 | 全国人大代表张天任:80%废旧铅酸电池通过非法渠道回收

▲全国人大代表、天能集团董事局主席 张天任

回答:

随着铅酸电池的产量提升,废旧电池的回收问题也越发迫切。“废铅蓄电池非法倾倒量逐年增长。”张天任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张天任此前调查的数据显示,废铅蓄电池中,正规回收的比例不到30%,而今年张天任调查的结果显示,在全年产生的废旧电池中,只有20%是通过正规渠道回收的。这个数据的变化说明,铅酸电池的回收现状越来越严峻。而消费税的征收使铅酸电池企业在巨大的转型压力下失去了动力。

从5000元白手起家到成为中国新能源电池行业领军企业的掌门人,从贫苦农村打工仔到全国人大代表,天能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天任始终对民营企业绿色高质量发展格外重视。

目前国内的电动车废旧电池处理技术已经比较完善,对废旧电池都是回收之后循环利用。

图片 2

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经济已经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

首先终端会以以旧换新的形式把消费者手上的废旧电池回收,终端门店回收之后会会把废旧电池卖回给电池生产企业。

经济观察报记者 王国信
“非法回收模式回收的废旧铅蓄电池量占产生总量的80%,长期占据回收市场主导,导致合法正规的回收企业生存空间越发狭小,形成了‘劣币驱逐良币’的局面。”3月4日,全国人大代表、浙江天能集团董事长张天任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候表示。

浙江是制造业大省,也是民营经济大省,历经多年领跑全国的高速增长之后,打出了系列转型升级组合拳,使经济增长重心向高质量转变。

目前国内最大的电池生产企业天能电池集团有限公司在废铅蓄电池回收以及处理方面的工作已经非常完善,也取得了很大的成效。

作为电池行业为数不多的全国人大代表,张天任一直比较“高产”,他今年又带来了18份建议和提案,比2017年又增加了一条。在张天任的提案中,有3条行业建议,其中两条直接与电池行业相关。其中关于电池回收的有2条,分别是构建全国废旧铅蓄电池规范化回收体系、铅蓄电池消费税调整优化。另外,就低速电动车发展,张天任提出了低速电动车发展要坚持市场导向的建议。

正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近年来,天能集团苦练内功,注重高质量发展,成效凸显。

目前我国每年产生的废旧蓄电池约有几百万吨,而国内有资质的正规回收处理企业仅有约30家,电池处理能力严重不足。所以有相当一部分废旧蓄电池流入了“野炉”。

“四轮低速电动车技术条件排除铅酸蓄电池不合理,政府要监管、公平公正,科学制订技术条件标准。”张天任呼吁。

“新能源电池是一种绿色产品,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中起到支撑性作用,在我国走向新时代的伟大征程中,将有更大的空间和作为,这是最让我感到振奋和自豪的地方,也进一步激发了我们干事的信心和动力。”张天任如此表示。

电池行业的龙头企业天能集团斥资30亿元建设了达1000亩的循环经济产业园,拥有“年回收处理30万吨废铅酸蓄电池”能力。从废旧电池回收到破碎、分选、熔炼、精炼,再到重新组装成电池的闭环式循环产业链。

非法铅酸电池回收量增10%

坚持高质量可持续发展

图片 3

张天任此前几年中,每年“两会”期间都会就电池行业的发展提出建议。在今年,张天任的提案重点直接放在了铅酸电池上。我国是全球最大的铅蓄电池生产国和出口国,铅蓄电池年产量约占全球总产量的4成,据发改委最新公布数据,2017年,我国金属铅的产量为472万吨,约占全球铅总产量的44%。但截至目前,我国尚未建立完全由正规企业主导的规范有效的铅蓄电池回收体系。

从上世纪80年代的村办蓄电池厂,到如今的天能集团,张天任走过了一条荆棘与希望并存的路,如今这家民营企业已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动力电池制造商之一。

先废旧电池中分离出含铅物质,重新炼成铅;然后分离出废塑料,重新制造电池外壳;分离出废酸,提纯生产成浓硫酸,用于制造电池加酸。目前天能的循环产业园废旧电池金属回收率可达99%以上,塑料回收率达99%,残酸回收率达100%,工业用水重复利用率也达100%”。

图片 4

走进位于浙江湖州市长兴县和平镇的天能集团循环经济产业园,满目青翠让人感觉这里不是工厂而是花园。

回答:

随着铅酸电池的产量提升,废旧电池的回收问题也越发迫切。“废铅蓄电池非法倾倒量逐年增长。”张天任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张天任此前调查的数据显示,废铅蓄电池中,正规回收的比例不到30%,而今年张天任调查的结果显示,在全年产生的废旧电池中,只有20%是通过正规渠道回收的。这个数据的变化说明,铅酸电池的回收现状越来越严峻。

据介绍,这里浇花养鱼的水是经污水处理过的工业用水,达到了国家二级城市用水标准,重复利用率达100%。

扔进垃圾分类不可回收的类中,碧波青山在这个方面做的非常好,对于垃圾分类和垃圾回收方面的意识及公益性作出了卓越的贡献,这一点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青山派”证明。青山派经常会组织公益讲座在社区,学校教育学生及幼儿学习这些知识。同时也会在志愿北京及志愿中国上发起垃圾分类及回收的活动宣传,大家可以参照,有兴趣可以看看及加入进来与我们一同为环保公益做点贡献。

张天任指出,目前超过中国85%的铅被用于生产铅蓄电池,销售后遍布在广大消费者手中。这说明铅污染的环境隐患,不再局限于原铅冶炼环节,而与涉铅产品的回收与再生等密切相关。行业公认,铅蓄电池生产过程的环境污染隐患可防可治可控,而非法回收处置环节的铅污染形势最为严重。

这座天能集团斥资30亿元建设的占地达1000亩的循环经济产业园里,包括“年回收处理30万吨废铅酸蓄电池”及“年产2000万千伏安动力储能用密封铅酸蓄电池”两大项目,每天有400多吨废旧电池在这里“粉身碎骨”“脱胎重生”。

回答:

图片 5

“从废旧电池回收到破碎、分选、熔炼、精炼,再到重新组装成电池,我们将每一步骤细细分开:从废旧电池中分离出含铅物质,重新炼成铅;分离出废塑料,重新制造电池外壳;分离出废酸,提纯生产成浓硫酸,用于制造电池加酸。废旧电池金属回收率可达99%以上,塑料回收率达99%,残酸回收率达100%,工业用水重复利用率也达100%。”张天任说。

目前使用的方法是废旧电池拆解以后进行冶炼回收重金属

张天任表示,铅酸电池已经有超过170年的发展历史,在所有电池中回收率最高,发达国家废旧电池中的铅回收再利用率达到98%以上,我国也已达到90%以上,一些企业可以达到99%以上。企业可以从铅酸电池的回收中建立相应的产业链,并获得收益,但是目前有一些不利的因素阻碍这个产业的发展。“首先,法规政策有待突破;其次是地方政府态度不一,存在地方保护;第三市场比较混乱,缺乏有效的监管。”张天任表示。

他表示,当面临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两难选择时,天能坚持“宁可不赚钱也不能牺牲环境、浪费资源”,顶着亏损的压力毅然决定推广清洁生产,通过技术革新,最终实现了废旧铅酸蓄电池的无害化处理,并在此过程中打造出了国内铅蓄电池行业的一条“生产—销售—回收—冶炼—再生产”的闭环式绿色产业链,大幅提高了资源利用率,为再生铅行业的转型升级、技术创新起到带动作用。

回答:

在铅酸电池回收上,我国目前尚无仓储、回收、运输标准、车载路线控制等一系列细则,严重制约了废旧铅蓄电池全生命周期管理。张天任表示,国家对铅酸电池企业额外征收4%的电池消费税,其本意是防治污染行为,但这使得正规企业竞争力大为削弱。“其废旧铅蓄电池的收购价格与非法处理的小作坊相比处于劣势,没有竞争优势。”张天任表示。

近年来,天能集团还通过“一圈一链”来促进企业的高质量可持续发展,为国家的生态文明建设做出贡献。

我没有只这方面专业知识。对不起!

加征4%消费税影响巨大

“一圈”,就是循环经济生态圈。天能集团对在浙江长兴发展的循环经济产业进行了复制推广,2011年起在河南濮阳建设了年处理10万吨的循环经济产业园。通过在全国各地的30万个营销网点,将废旧电池分散回收、集中处置、无害化再生利用,形成了闭环式的循环经济生态圈。

张天任表示,消费税的征收使铅酸电池企业面临着巨大的转型压力而失去了动力。2017年以来,原材料铅的价格涨幅高达50%,由于铅蓄电池中70%左右的成本是铅,铅价上涨压缩了企业的利润空间,再加上4%的消费税,铅酸电池企业在过去一年成本飙升。“企业税负率过重,骨干企业无不苦不堪言。”张天任说道。

“一链”,就是绿色智造产业链。天能集团从绿色产品、绿色车间、绿色工厂、绿色园区、绿色标准、绿色供应链等入手,借助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手段,把绿色智造这条主线贯穿到生产经营的全流程,引领产业向绿色、高端、智能方向发展。

图片 6

“天能集团的目的就是要用绿色点亮百姓生活。”张天任说。

据张天任调查,在2016年对铅酸电池加征4%的消费税之后,企业受到冲击非常大。据介绍,安徽的一家电池企业铅蓄电池出口额在国内同业位居领先,2016年被征消费税后由于成本和销售价格提高,造成出口市场萎缩,业务成交量急剧下滑近30%。

需全方位支持“工业强基”工程

另外,开征4%的消费税后,在国内生产铅蓄电池的成本明显偏高,产业发展已逐步向低成本的东南亚国家,如越南、泰国、印度、菲律宾转移,这些国家的劳动力成本、用能成本、土地成本都比国内便宜,又没有消费税。据张天任了解,浙江省已经有10多家企业到这些国家进行考察调研,考虑在这些国家投资设厂。

作为来自基层的企业家代表,
过去一年间,张天任多次深入基层、深入企业调研,还利用浙江省工商联副主席的身份,专门召开了企业家座谈会。

图片 7

他在调研中发现,虽然我国现阶段的工业设计和总装水平有了很大提升,但从全产业链来看,仍有许多不足,大而不强的特征十分突出,自主创新能力弱,总体上仍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中低端。特别是关键基础材料、核心基础零部件、先进基础工艺、产业技术基础这“四基”能力薄弱,成为“卡脖子”问题,严重制约工业整体竞争力和高质量发展的能力。

而另一方面,在电池回收中,非法小商贩走街串巷,由于其交易既不开票,又没有场地、设施和环保投入,也不使用专业危化品物流专用车运输,肆意哄抬价格,从消费者手中回购废旧铅蓄电池,卖给小作坊非法加工后获取高额利润,导致污染环境严重。“这导致了劣币驱逐良币。”张天任表示。

虽然国家为了加强“工业强基”,出台了一系列措施,但张天任发现,不少企业特别是民营中小型企业仍面临创新风险大、企业成本高、技术人才缺等一系列问题,同时又面临复杂的国际形势,应当得到更多关注和支持。

“三无”冶炼企业综合利用率低,一般仅为80%至85%,最高不超过90%,导致全国每年大约有16万吨铅在非法冶炼过程中流失掉。“我国每年税收因此损失近150亿元。”张天任表示。

张天任认为,工业强基是一项具有长期性、战略性、复杂性的系统工程,需要从发展环境、财政支持、税收政策、融资渠道、人才建设等方面加大扶持力度,全方位支持“工业强基”工程。如探索建立产业战略联盟,形成“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新机制;发挥政府部门、行业协会、科研院所等多方力量,加大力度整合资源,引导产业链上下游之间、产学研用之间形成联动,共同开展技术攻关,集中力量突破一批关键瓶颈。

“电池身份证”不符合实际

张天任还认为,大企业可带头利用“互联网+”等手段,搭建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创新协同、产能共享、供应链互通的新型产业创新生态,盘活大企业闲置资源和中小企业闲置产能;针对优先采购国内“四基”工程的企业,也可享受一定的政策红利。

在电池回收上,工信部、科技部、环保部等七部门在2月26日联合发布《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规定,汽车企业将负责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的回收。同时,鼓励社会资本发起设立产业基金,探索动力蓄电池残值交易等市场化模式,促进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办法》将自今年8月1日起施行。

按照这个规定,电池将拥有可识别编码,作为回收的一环。但在张天任看来,这个方法还有待改进的地方。张天任表示,即将推行的扫码系统,一旦电池变型或编码被任意涂改后,将无法进行扫码。同时,如果从销售、收集、转移、处置等全过程采用扫码方式,耗费大量的人力和物力。

图片 8

张天任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比如,一个处置能力为30万吨的再生企业,一年按10个月生产,每天处置1000吨电动车用小密电池,即每天处置电池约22万只,而扫码工每人每天只能扫码3500个,需要80多人。因此,这种扫码方式可操作性不强。

据此张天任建议,国家鼓励和支持具有产业链整合能力的绿色循环生产企业构建全国废旧铅蓄电池规范化回收体系,打造废旧铅蓄电池生产、收集、贮存、转移、处置全产业链整体解决方案,实现绿色智造、绿色回收、绿色转移、绿色处置,引领铅蓄电池行业走绿色、循环、可持续发展之路。

图片 9

除了提出在物流、园地建设、政策税收上进行扶持外,张天任特别提出政府监管体系的建立。他建议,由政府管理部门建立全国性最具权威的回收系统管理平台,更好地实现对铅蓄电池产品全生命周期监管。为确保各铅蓄电池的商业机密不被泄露、行业信息安全得到保障、平台更具社会公信力,而不能由某家企业或有企业背景的单位或第三方盈利机构建设运作和组织实施;

张天任表示,建议从国家层面出台相关政策法规,从严从重打击铅蓄电池非法产业链上回收处置行为,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从源头上确保合法正规的回收处置企业走上良性发展轨道,为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进一步落实提供有力保障。

“目前通过工信部《铅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的企业只有132家骨干企业,全国铅蓄电池企业的数量已由2012年的1749家减少至300家左右。集中度大幅提高,这些骨干企业能成为中国自主品牌的代表。”张天任表示。

END

图片 10